革命意志 战斗精神

革命意志 战斗精神
“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争留念碑是为留念在三河坝战争中献身的勇士而建筑的,坐落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三河镇笔枝尾山。碑铭如下:  “八一”起义军一部和大埔等处公民,在三河坝区域坚决抗击帝国主义喽啰蒋介石、广东军阀、广西军阀的进攻,激战数昼夜,消除敌人一部,给敌人沉重打击。这是第2次国内革新战争时期,我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领导我国公民对立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所进行的千千万万次英勇战争中的一次。在这次战争中,起义军第二十五师顾问处长游步仁同志、第七十五团第三营营长蔡晴川同志和几百个我国公民优秀儿女光荣献身。咱们与勇士诀别已经有三十六年又二个月了,可是勇士们的刚强革新毅力,英勇战争精力无时无刻不鼓舞着咱们行进,无时无刻不鞭笞着咱们行进。  勇士们精力不死,永久活在我国公民的心中。周士弟编撰并书一九六三年十二月  碑铭回忆了1927年10月南昌起义军一部在三河坝与敌苦战的状况,论述了立碑留念的缘由,具有重要的前史价值和深远的教育含义。  (一)  始建于1963年的“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争留念碑,呈四方形,占地面积716平方米。碑高15米、宽4米,用35种标准的356块密纹花岗岩石砌成。碑身正面镌刻着朱德题写的碑名——“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争留念碑,为正楷鎏金字。碑座上刻有开国大将、时任起义军第25师师长周士第编撰的碑铭。碑坐立在渠道中心,上渠道长8.4米、宽12.4米,下渠道长35米、宽25米,悉数用花岗岩石条铺成,渠道外沿周围竖立石栏杆。碑左边有留念亭,右侧有长廊。  (二)  1927年8月1日,我国共产党领导建议南昌起义,打响了装备抵挡国民党反动派的榜首枪,标志着我国共产党独登时发明革新戎行和领导革新战争的开端。依据中共中央的原定方案,起义部队南下广东,预备康复革新大本营。这是一条艰苦而弯曲的路途。起义军指战员顶着酷日奔走风尘,沿途不断与国民党追兵作战。9月22日,依照前委决议,起义军履行分兵方案:周恩来、贺龙、叶挺率主力由大埔搭船,直奔潮汕;朱德率第25师和第9军教育团,留守三河坝。这便是军史上闻名的“三河坝分兵”。  10月1日,朱德在得悉敌人已进占梅县、正向三河坝扑来的音讯后,当即做出渡过韩江移师彼岸设防的决议。2日晚,敌军乘夜偷渡,遭起义军半渡而击。3日又在强烈炮火的保护下建议数次强渡,均被击溃。4日,敌军趁着浓雾施行多路进攻,并以一部从下流渡江,迂回围住。起义军奋起抗击,予敌以很多杀伤。无法敌众我寡,多处阵地失守,陷于三面围住之中。当晚,朱德下达包围指令,于6日抵达饶平以北的茂芝。此刻,进军潮汕区域的起义军主力遭到失利。在朱德等人的带领下,起义军余部历经艰苦走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新军成功会师,逐渐探究出一条农村围住城市、展开工农装备割据的正确革新路途,在我党我军前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正如开国大将萧克所点评的:没有三河坝战争,就没有后来的井冈山会师,我国公民解放军的前史亦将重写。  (三)  三河坝战争中,以朱德为代表的南昌起义军将士怀着“为公民谋美好,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任务,与国民党反动派短兵相接,所展示出的理想信念、全局意识、战略战术和战争精力,时至今日仍熠熠生辉,给人以启迪。  一是忠贞坚决的理想信念。坚决理想信念,据守共产党人精力寻求,始终是共产党人安居乐业的底子。从朱德身上,充沛展示出我国共产党人坚决的理想信念。朱德早年参军,浴血拼杀,官至滇军少将旅长,足以尽享荣华富贵,却无法完成救国救民希望,心里无比的苦闷与徘徊。在找到马克思主义后,便义无反顾地扔掉高官厚禄,参加我国共产党。三河坝战争后,因为南下主力失利,朱德所率部队成为孤军,随时有被敌围歼的风险。他坚决地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有职责把南昌起义的革新火种保存下来,有决计担起革新重担,有决心把这支革新队伍带出敌人的围住圈,和同志们联合一同,一直把革新干究竟!转战赣南途中,严格的斗争实际令毅力不坚决的人发生不坚定,有的不辞而别,有的反叛投敌。就在部队接近溃散的危急关头,朱德站了出来,力挽狂澜,表明:要革新的跟我走;不肯持续斗争的能够回家,不勉强。只需有十支八支枪,我仍是要革新的。在陈毅、王尔琢等人的支持下,对部队进行了闻名的“赣南三整”,扭转了思想混乱、人心不齐的局势。  二是勇于担任的全局意识。勇于担任便是能挑重担,勇于担任。担任是一种情绪,也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举动。在应战面前、危机之中,能不能担任、敢不敢担任,既是检测,也是思想素质和道德品质的表现。全局意识便是长于从全局高度、用久远眼光调查局势、剖析问题,环绕中心任务知道全局、掌握全局、顾全全局。三河坝战争中,起义军缺乏四千,面临的是蒋介石嫡派钱大钧部近两万人。在敌我军力悬殊巨大的状况下,据守三河坝、保护主力南下无疑是困难而无畏的决议。祸乱滔天,方显英雄本色。在革新全局势前,朱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义无反顾地担任重担。战争打响前,他举行全体官兵大会,亲自作发动,召唤官兵们发扬会昌歼敌的精力,坚持铁军的荣誉,打败来犯之敌,指出据守三河坝的含义便是控制敌人,为主力南下发明有利条件。  三是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为完成保存自己、消除敌人的战争意图,需求从实际状况出发,采纳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取长补短、力求自动。三河坝是个只要10平方公里的小镇,因梅江、汀江、梅潭河在境内交汇而得名。朱德非常清楚:起义军前为滚滚东逝的江水,后有步步紧逼的敌军,死打硬拼必定行不通。为最大或许地拖住敌人,给主力南下争夺宝贵时间,就要充沛利用地势,发挥近战优势,以战胜火力弱、弹药匮乏的困难。为此自动抛弃三河坝镇,避免了背水结阵的风险,并按《孙子兵法》“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对强渡之敌施行半渡而击。在苦战三天后起义军弹尽人疲,而敌人的围住圈越缩越小,朱德并没有机械地等候前委的撤离指令,决断命令“次序保护,逐渐撤离”,然后保存了革新火种。  四是不怕献身的战争精力。人无精力不立,军无精力不堪,国无精力不强。具有战争精力的戎行,往往能够先声夺人、不战自威,令对手丧魂落魄、不战而溃。三河坝战争中,起义军在既无火炮又无后援,甚至连子弹、手榴弹都非常有限的状况下,与五倍于己的敌人殊死拼杀,伤亡近千人。梅子岽战争中,师顾问处长游步仁腹部中弹,被抬下战场后壮烈献身;笔枝尾山争夺战中,敌我重复拉锯,阵地数度转手,75团团长孙一中、连长许光达等指挥员身负重伤;包围中,黄埔一期生、74团团长孙树成冲锋在前,用生命为部队杀出一条血路;断后的75团3营面临蜂拥而至的敌军,营长蔡晴川和他的战友们战至缺医少药,最终拿起空枪、石块与敌肉搏,充沛展示了一往无前、敢打必胜、令敌胆寒的血性。(李涛)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